2015年8月

一刻

  时至三月中旬,蜀中的天气虽已逐渐回暖,但那山里边吹来的风依旧寒冷彻骨。
那马上的人穿了一件白布制成的汗衫,外罩一件无袖的单披。看起来相当单薄,并且也有些脏了。此人脸色蜡黄,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头发因多日没洗已乱如鸟窝,他只是随便绑成一束。
那牵马的帮闲看了眼这人,心中料到此人定是初次进蜀
“客官,去往那邹家堡需翻过这三座大山,再趟过定川河,今日天色进晚怕是到不了,前方有一村庄,不若歇息一晚明早再赶路可好”
那马上的汉子也不搭话,只点头“嗯,嗯” 似是完全被四周风景吸引
“您要去那办事吗?”
从暮春时节到数九严寒,他一直四处跋涉,皮肤因风吹日晒而粗糙不堪,只有那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他就是杨嘉。


  “去拜访一个人”
“可是那里只有农夫和樵夫啊?”
“我在温州听说,那里有一位使飞刀的高手”
“您说的是邹堡主吧?”
“邹什么来着?”
“邹鑫邹堡主”
杨嘉点点头,他久闻此人大名所以没再多问,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背上任其摇晃,远处小村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没过多久,杨嘉来到一个小村,他想找个客栈打尖。


  他翻身下马,左脚打着绷带,走路一瘸一拐,原来是受伤才要骑马。
拿出银两挥手劝散牵马的帮闲汉子,示意自己无需帮助。
这小村人不多,约摸二三十户人家,路边打听一番就能知道村子中只有一户人家经营着客栈。
杨嘉信步往前走去,远远的就能看到最高的客栈楼顶,左手边是一条从山里顺出的小河,这路正是顺着河流往里走,此刻天色暗淡,往前看去却是一片漆黑,杨嘉走快了一点。
这客栈虽称不上富丽堂皇,但在这一县却也可以说是中上档次,两进的三层客房,后院的马棚一应俱全,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不缺。
杨嘉走进客栈就有一小二笑脸迎来
“客官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