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

Mark

发现WordPress原生不支持markdown真是略微的不爽,又懒得换其他的程序…

换主题

终于是换了,而且换的还是和之前比起来简洁的过分的主题,不过管他呢,我挺喜欢的,暂时。

二刻

杨嘉看了看周围,度步入内。

爷孙俩抬起头看了看,不再关注,反倒是内里座的大汉站起身,双手抱拳,面带惊讶笑道:“杨兄,某就知道你会来参加邹家盛会”

小二看这两人相识,便将杨嘉迎入那大汉位置,大汉对小二道:“小二,且多上些酒菜,要你家的剑南春,咱家与你们掌柜的可是旧识,莫取些杂酒来糊弄咱家。”

“可不敢。”小二拱手弯腰:“二位爷稍坐,小的这就取酒菜来。”将毛巾往手臂一搭,退了下去。

不多时,小二端酒菜上桌,二人相谈甚欢。

杨嘉举杯望着那大汉,眼中闪烁莫名,问道:“雷兄不在宜州做你那雷拳王,来这巴蜀所为何事?”

这雷姓壮汉便是宜州第一大帮雷拳帮左护法雷乙,号称拳镇九州,名号起的响亮功夫却不如何。往日里一贯在宜州一亩三分地里横行霸道,此刻在这巴蜀大地上看到他,杨嘉也有点疑惑。

雷乙咽下喉中酒,长出口气,用衣袖擦了擦嘴,回道:“莫非杨兄不知?”

“邹家招亲我知道,可是区区一个邹家幼女应该不足以劳动雷兄大驾,亲身前往这巴蜀吧?”杨嘉玩味回道,此番进蜀有其它要事,可不要和自个儿要做的大事撞车啊。

雷乙硕大的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杨嘉看的好笑,抚着下巴的胡渣笑道:“如果雷兄有什么难言之隐,那倒是杨某唐突了”

屁股突地定住,雷乙恰似屁股被钉住,随即鬼头鬼脑望了望客栈中堂其余人等,手挡着嘴悄声道:“杨兄,非是愚弟不肯告知,实是隔墙有耳,此处不便,待晚间杨兄来我房间定一五一十详细与杨兄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