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 发布的文章

不会不会不会

  不善于取标题,讨厌取标题,给正篇文章框一个框架,对于读者来说或许会显得规整一点,没那么凌乱,但对于我来说,套入这个框架,我连写字都要战战兢兢了,哪还有什么发散的思维。<!--more-->
  今天是2020.2.18,从2019年的十一二月份开始便期待的这场相见,很潦草就结束了。等待的过程那么漫长,幸好一切值得。
  自己一个人匆匆踏上这场旅途,心中一直想着这场相遇,倒也赋予我别样的勇气。1.11,提前收拾好行李,走之前却也匆匆忙忙。出门便打了车去火车站,分不清出站口和进站口,不知道要不要取票也不知道哪里有候车厅要怎么进去。跑来跑去好多趟只是为了熟悉环境。末了准备进去候车厅看看,却发现身份证学生证均找不到。还有一个小时动车就要走了,赶下一趟便会错过下一趟火车。零下二十度,在出站口反反复复找书包行李箱,不得不确定,的确是被落下了。打给舍友电话,没人接。应该都还在睡觉吧。打车赶回去取一个来回依然来不及了。一时间慌了神,也有些无助,不知该如何是好。风好冷,手已经被冻的没有知觉了。随身带的杂物好多好重。幸好有舍友早起,让她帮忙送一下证件。挂了电话,放下心的一瞬间,才发现手指已经被勒紫了,活动都很困难,一直没注意到。漫长的等待,拿到证件,刷身份证时提示,已错过进站时间。距离动车开走还有十分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很委屈吧。急急忙忙去找工作人员,描述问题时候结结巴巴,隐隐有点鼻酸,更急了。还好,最后两分钟的时候,赶上了。
  一个多小时后,要从总站转西站。下了动车,竟是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一直在向工作人员求助。不敢乱跑。学生票就是麻烦。每次都留好多时间,以为足够了,每次都是刚好合适。上了火车,周围的人都是学生,只觉得安心不少。只是一整天精神都在紧绷,突然放松下来,只觉得全身酸痛,特别提过行李的手臂,动都很难动。那时候好想快点去到他的身边,抱着他,跟他讲述一路的委屈,在他怀里痛痛快快哭一场。事实上,也只是紧紧抱着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委屈,只觉得一切值得。
  他身上有属于他自己独特的味道,不属于任何一种香料,但很好闻。
  下火车前一两个小时,是最难熬的时刻。一想到下一秒就能见到他,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恨不得立刻下车就能抱到他。心情很激动,我能感受到心跳的好快。
  和他在一起,我不用去考虑什么。他能帮我安排好一切。
  我太依赖他了,占有欲被发挥到了极致。有一瞬间的忽视我都会很难受。我也因为这个和他闹脾气。只是他傻乎乎的,明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但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该做什么做什么,等一会做完了,或者看事情有点严重了,才会忙不迭的过来哄我。不过也有很多时候他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傻傻的。
  最后一天晚上,又和他闹脾气了。他来哄我,我一直不理他,他抱着我我也不理他,只顾自己难受。他说 你这样,到时候你回去了,我抱不到你,该怎么哄你啊 一瞬间更难受了,我真的好不想分开,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粘着他跟他要抱抱,一天24小时基本都黏在一起,我还没腻,我不想分开。一想到快要分开就抑制不住的难受。抱着他一直哭一直哭。晚上睡觉我喜欢自己蜷在边上,睡着了又总喜欢抢他被子,他又不舍得抢回去怕我冷,终于傻傻的感冒了。我俩出去玩有时候也会让他背我,开玩笑时候他也说要公主抱,试了一下失败了,他原话 要不是我太重了他就抱起来了。他总是容忍我的各种小脾气,看到好玩的建筑总要让他上去合照,跟它们一样搞怪,他也是无奈的笑笑,犟不过我也只能听我的。他总是帮我做各种事,换洗衣服穿鞋子,梳头发洗漱,喂东西剥水果,他总是尽力去满足我各种无理的要求。我和他就像老夫老妻,我俩好像都没有什么尴尬的情绪。不会嫌弃对方什么,只会跟对方一起慢慢改正。每天都在互怼和依赖对方交叉中度过。
  我和他逛了商场准备回去,两个人都不认路,却一直走呀走呀走,路上行人渐渐稀少,他说 我俩像不像在回家 是呀,若不是回家,谁会走这样人烟稀少的道路呢。那时候,是真的想和他有一个家了。
  走的那天下了雨。我俩早早的就到了机场,办好了托运,我俩便坐在椅子上等飞机。一直没有哭,我俩有说有笑,却还是在登机时候眼泪忍不住的掉。一直回头去看他,这傻子,只顾着看有没有打到车回去,我看他那么多次他也不曾发现。
  上了飞机,突然意识到,是真的要和他分开了。飞机慢慢起飞,整座城市慢慢缩小,不知道他的车走的是哪一条路,我可有看到。抽抽搭搭哭了可能有半小时,空姐给了我纸巾和热水,安慰我说没事的没事的,不哭了啊,没事的。
  如果他在,他肯定又要说我傻了。
  没有他哄我睡觉,睡得一点都不安心














- 阅读剩余部分 -

未命名文档

emo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