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或许

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抗拒它的发生,就像暴风雨台风,只能去在途中尽力的坚持自己。<!--more-->
  最近这段时候过得挺惨的,事业爱情都坎坷,失业中也没和谁说,爱情上也有问题。
  事业的状态就是事业的谐音失业,内卷的无法改变,只能尽力的去卷。爱情中虽说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可是太长时间,太频繁的吵架就已经不是小问题。
  我这个人耐心差,性子暴躁急,两句话没说就喜欢凶人,可是很多很多问题都一直积攒在我心里,我不去说并不代表不存在,好多好多的问题。对方没有耐心,我感受到了,之前能去做的也只有自己忍受,去服软,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满墙的爬山虎长势正密,却在墙檐上无端端少了一块,心里凭空的多了处缺口,一不小心就会暴躁,想着去补上这缺口,却拽下来更多的藤蔓,露出瘢痕累累的墙体,原来都是都是虚伪的假装。
  也越来越不喜欢去说什么,有情绪说出来没用,只能自己压抑着承受,不能去让别人为自己承受。人是一种孤僻的动物,现代人尤其明显,一切一切的娱乐方式都在为了消费孤独和寂寞,却又在增加。
  短视频以及手游,快节奏的轻社交,让人们不用再在同一处停留太久,或许下一个短视频更好,或许下一个游戏匹配的队友更强,不喜欢的可以左滑,让想要的下一个更快的到来。只可惜我是个恋旧的人,我讨厌改变,适应的舒适圈不想再跳出来,不想让旧人离开,强留着只能让双方都难受,或许试着去学习,去适应才是最好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我只是想写东西,有段时间恍若癫狂,吃饭的时候寻思着开头,喝水的时候琢磨着悬念,睡觉的时候荡漾着结局。

只是想写点什么,又有痴心妄想的表现欲,所以想写出来给人看,如果不是人懒而且字丑,说不定我会写到五谷道场墙上去,来来往往的佳客们脱下裤子,看到文章,登时屎尿横流一泄三万里,洗净双手来到房外,问一问门口老大爷这狗屁文章是谁写的,这么通便,我便蹲在暗处笑出声吧。

不论是gacha、blog、lofter、以及各类乱七八糟的,对于我来说总是差不多相似于公共厕所的。

出名

张浮水问我,为什么活着的人搞文艺出名总有人骂。我拍他的瓜脑壳,骂了句娘,因为死人才不会抢利益,活人只会是竞争对手,不信你看梵高,那么牛逼一个人没死还不是一个卵样。
其实我认为他不仅看着傻逼,本质也是傻逼,可是傻逼也能理解我的话,所以张浮水理解了,张浮水点点头,说懂了,我看他还想问,心里怕麻烦,就催他去赶牛,不然大队里来人看到几只牛都快跑没影两个知青还在瞎鸡巴说话我不好推脱,

作势要踢他,张浮水动作夸张的跳起来,捂着屁股哈哈一笑,我说笑个鸡巴,去看看几只愣牛死哪了。

 

二刻

杨嘉看了看周围,度步入内。

爷孙俩抬起头看了看,不再关注,反倒是内里座的大汉站起身,双手抱拳,面带惊讶笑道:“杨兄,某就知道你会来参加邹家盛会”

小二看这两人相识,便将杨嘉迎入那大汉位置,大汉对小二道:“小二,且多上些酒菜,要你家的剑南春,咱家与你们掌柜的可是旧识,莫取些杂酒来糊弄咱家。”

“可不敢。”小二拱手弯腰:“二位爷稍坐,小的这就取酒菜来。”将毛巾往手臂一搭,退了下去。

不多时,小二端酒菜上桌,二人相谈甚欢。

杨嘉举杯望着那大汉,眼中闪烁莫名,问道:“雷兄不在宜州做你那雷拳王,来这巴蜀所为何事?”

这雷姓壮汉便是宜州第一大帮雷拳帮左护法雷乙,号称拳镇九州,名号起的响亮功夫却不如何。往日里一贯在宜州一亩三分地里横行霸道,此刻在这巴蜀大地上看到他,杨嘉也有点疑惑。

雷乙咽下喉中酒,长出口气,用衣袖擦了擦嘴,回道:“莫非杨兄不知?”

“邹家招亲我知道,可是区区一个邹家幼女应该不足以劳动雷兄大驾,亲身前往这巴蜀吧?”杨嘉玩味回道,此番进蜀有其它要事,可不要和自个儿要做的大事撞车啊。

雷乙硕大的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杨嘉看的好笑,抚着下巴的胡渣笑道:“如果雷兄有什么难言之隐,那倒是杨某唐突了”

屁股突地定住,雷乙恰似屁股被钉住,随即鬼头鬼脑望了望客栈中堂其余人等,手挡着嘴悄声道:“杨兄,非是愚弟不肯告知,实是隔墙有耳,此处不便,待晚间杨兄来我房间定一五一十详细与杨兄禀知。”

空桑

宜州城外三五里有山名空桑,城内人进山砍柴偶有得见二狐,体白胜雪,世人或愚昧,敬称山神。

一刻

  时至三月中旬,蜀中的天气虽已逐渐回暖,但那山里边吹来的风依旧寒冷彻骨。
那马上的人穿了一件白布制成的汗衫,外罩一件无袖的单披。看起来相当单薄,并且也有些脏了。此人脸色蜡黄,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头发因多日没洗已乱如鸟窝,他只是随便绑成一束。
那牵马的帮闲看了眼这人,心中料到此人定是初次进蜀
“客官,去往那邹家堡需翻过这三座大山,再趟过定川河,今日天色进晚怕是到不了,前方有一村庄,不若歇息一晚明早再赶路可好”
那马上的汉子也不搭话,只点头“嗯,嗯” 似是完全被四周风景吸引
“您要去那办事吗?”
从暮春时节到数九严寒,他一直四处跋涉,皮肤因风吹日晒而粗糙不堪,只有那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他就是杨嘉。


  “去拜访一个人”
“可是那里只有农夫和樵夫啊?”
“我在温州听说,那里有一位使飞刀的高手”
“您说的是邹堡主吧?”
“邹什么来着?”
“邹鑫邹堡主”
杨嘉点点头,他久闻此人大名所以没再多问,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背上任其摇晃,远处小村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没过多久,杨嘉来到一个小村,他想找个客栈打尖。


  他翻身下马,左脚打着绷带,走路一瘸一拐,原来是受伤才要骑马。
拿出银两挥手劝散牵马的帮闲汉子,示意自己无需帮助。
这小村人不多,约摸二三十户人家,路边打听一番就能知道村子中只有一户人家经营着客栈。
杨嘉信步往前走去,远远的就能看到最高的客栈楼顶,左手边是一条从山里顺出的小河,这路正是顺着河流往里走,此刻天色暗淡,往前看去却是一片漆黑,杨嘉走快了一点。
这客栈虽称不上富丽堂皇,但在这一县却也可以说是中上档次,两进的三层客房,后院的马棚一应俱全,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不缺。
杨嘉走进客栈就有一小二笑脸迎来
“客官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