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谈 下的文章

或许

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抗拒它的发生,就像暴风雨台风,只能去在途中尽力的坚持自己。<!--more-->
  最近这段时候过得挺惨的,事业爱情都坎坷,失业中也没和谁说,爱情上也有问题。
  事业的状态就是事业的谐音失业,内卷的无法改变,只能尽力的去卷。爱情中虽说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可是太长时间,太频繁的吵架就已经不是小问题。
  我这个人耐心差,性子暴躁急,两句话没说就喜欢凶人,可是很多很多问题都一直积攒在我心里,我不去说并不代表不存在,好多好多的问题。对方没有耐心,我感受到了,之前能去做的也只有自己忍受,去服软,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满墙的爬山虎长势正密,却在墙檐上无端端少了一块,心里凭空的多了处缺口,一不小心就会暴躁,想着去补上这缺口,却拽下来更多的藤蔓,露出瘢痕累累的墙体,原来都是都是虚伪的假装。
  也越来越不喜欢去说什么,有情绪说出来没用,只能自己压抑着承受,不能去让别人为自己承受。人是一种孤僻的动物,现代人尤其明显,一切一切的娱乐方式都在为了消费孤独和寂寞,却又在增加。
  短视频以及手游,快节奏的轻社交,让人们不用再在同一处停留太久,或许下一个短视频更好,或许下一个游戏匹配的队友更强,不喜欢的可以左滑,让想要的下一个更快的到来。只可惜我是个恋旧的人,我讨厌改变,适应的舒适圈不想再跳出来,不想让旧人离开,强留着只能让双方都难受,或许试着去学习,去适应才是最好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共事

谈‘新’与‘变’

  古龙为《大人物》所作的序,有感,复制摘抄如下。

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都是很优秀的演员。

    其中有一位不但是个优秀的演员,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采声。

    这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

    我笑笑。

    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得他的意思。

    他认为武侠小说并不值得看,现在所以要看,只不过因为我是他的朋友,而且有一点好奇。

    他认为武侠小说的读者绝不会是他那一阶层的人,绝不会是思想新颖的高级知识分子。

    他嘴里说要看看,其实心里却早已否定了武侠小说的价值。

    而他根本就没有看过武侠小说,根本就不知道武侠小说写的究竟是什么。

    我不怪他,并非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才不怪他,而是因为武侠小说的确给予别人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使人认为就算不看也能知道它的内容。

    有这种观念的并不止他一个,很多人都对我说过同样的话。说话时的态度和心理也几乎完全相同。

    因为武侠小说的确已落入了固定的形式。

    武侠小说的形式大致可以分为几种:

    一个有志气,而‘天赋异禀’的少年,如何去辛苦学武,学成后如何扬眉吐报,出入头地。

    这段历程中当然包括了无数次神话般的巧合与奇遇,当然,也包括了一段仇恨,一段爱情,最后是报仇雪恨,有情人终成了眷属。

    一个正直的侠客,如何运用他的智慧和武功,破了江湖中一个为非作歹,规模庞大的恶势力,这位侠客不但‘少年英俊,文武双全’,而且运气特别好,有时他甚至能以‘易容术

    ’化妆成各式各样的人,连这些人的至亲好友,父母妻子都辨不出真伪。

    这种写法并不坏,其中的人物包括了英雄侠士,风尘异人,节妇烈女,也包括枭雄恶霸,歹徒小人,荡妇淫娃。

    所以这种故事一定曲折离奇,紧张刺激,而且还很香艳。

    这种形式并不坏,只可惜写得太多了些,已成了俗套,成了公式,假如有人将故事写得更奇秘些,就会被认为是‘新’,故事的变化多些,就会被认为是在‘变’,其实却根本没有突破这种形式。

    ‘新’与‘变’并不是这意思。

    ‘红与黑’写的是一个少年如何引诱别人妻子的心理过程。‘国际机场’写的是一个人如何在极度危险中如何重新认清自我,‘小妇人’写的是青春与欢乐,‘老人与海’写的是勇气和价值,以及生命的可贵。‘人鼠之间’写的是人性的骄傲和卑贱……

    这些伟大的作家们,因他们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有力的刻划出人性,表达了他们的主题,使读者在为他们书中的人物悲欢感动之余,还能对这世上的人与事,看得更深些,更远些。

    他们表现的方式往往令人拍案叫绝。

    这么样的故事,这么样的写法,武侠小说也一样可以用,为什么偏偏没有人写过?

    谁规定武侠小说一定要怎么样写,才能算正宗的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也和别的小说一样,只要你能吸引读者,使读者被你的人物故事所感动,你就算成功。

    □□□

    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我很喜欢的女孩子,她读的书并不多,但却不笨。

    当她知道我是个‘作家’时,她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立刻问我:‘你写的是什么小说?’

    我说谎,却从不愿在我喜欢的人面前说谎,因为世上绝没有一个人的记忆力能好得始终能记得自己的谎言,我若喜欢她,就难免要时常和她相处,若时常相处,谎言就一定会被拆穿。

    所以我说:‘我写的是武侠小说。’

    她听了之后,眼睛里那种兴奋而关怀的光辉立刻消失。

    我甚至不敢去看她,因为我早已猜出了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过了很久,她才带着几分歉意告诉我:‘我从不看武侠小说。’

    直到我跟她很熟之后,我才敢问她:‘为什么不看?’

    她的回答使我很意外。

    她说:‘我看不懂。’

    武侠小说本是通俗的,为什么会使人觉得看不懂?

    我想了很久,才想通。

    她看不懂的是武侠小说中那种‘自成一格’的对话,那种繁复艰涩的招式名称,也看不懂那种四个字一句,很有‘古风’的描写字句。

    她奇怪,武侠小说为什么不能将文字写得简单明了些?为什么不将对话写得比较生活化些,比较有人情味。

    我只能解释:‘因为我们写的是古时的事,古代的人物。’

    她立刻追问:‘你怎么知道古时的人说话是什么样子的?你听过他们说话吗?’

    我怔住,我不能回答!

    她又说:‘你们难道以为像平剧和古代小说中那种对话,就是古代人说话的方式?就算真的是,你字一句,很有‘古风’的描写字句。

    她奇怪,武侠小说为什么不能将文字写得简单明了些?为什么不将对话写得比较生活化些,比较有人情味。

    我只能解释:‘因为我们写的是古时的事,古代的人物。’

    她立刻追问:‘你怎么知道古时的人说话是什么样子的?你听过他们说话吗?’

    我怔住,我不能回答!

    她又说:‘你们难道以为像平剧和古代小说中那种对话,就是古代人说话的方式?就算真的是,你们也不必那么样写呀,因为你们写小说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人看,别人若看不懂,就不看,别人不看,你们写什么?’

    她说话的技巧并不高明,却很直接。

    她说的道理也许并不完全对,但至少有点道理。

    写小说,当然是给别人看的,看的人越多越好。

    武侠小说当然有人看,但武侠小说的读者,几乎也和武侠小说本身一样,范围太窄,不看武侠小说的人,比看的人多得多。

    我们若要争取更多的读者,就要想法子要不看武侠小说的人也来看武侠小说,想法子要他们对武侠小说的观念改变。

    所以我们就要新,就要变!

    □□□

    要新,要变,就要尝试,就要吸收。

    有很多人都认为当今小说最蓬勃兴旺的地方,不在欧美,而在日本。

    因为日本的小说不但能保持它自己的悠久传统,还能吸收。

    它吸收了中国的古典文学,也吸收了很多种西方思想。

    日本作者先能将外来文学作品的精华融化贯通,创造出一种新的民族风格的文学,武侠小说的作者为什么不能。

    有人说:‘从太史公的游侠列传开始,中国就有了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既然也有自己悠久的传统,若能再尽量吸收其它文学作品的精华,总有一天,我们也能将武侠小说创造出一种新的风格,独立的风格,让武侠小说也能在文学的领域中占一席之地,让别人不能否认它的价值。

    让不看武侠小说的人也来看武侠小说!

    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现在我们的力量虽然还不够,但我们至少应该向这条路上去走,挣脱一切束缚往这条路上去走。

    现在我们才起步虽已迟了些,却还不太迟!

2016

2016年没有写什么东西,只有二十来篇废话,挺失败的,希望17年能好点

图书馆

蹲在图书馆里,对的,蹲。

其实我根本不喜欢去图书馆,总觉得这就是执念。

我觉得我的想法并不是少数派,拿着手机蹭着WiFi吹着空调的同学们,趴角落插着充电器的先生们,还有我这种阴搓搓的窥视的。

看着书架上的书,算了还是玩手机吧

PART ONE

你听见了吗
Can you hear them?

所有这些人都一直活在对你和你的审判的恐惧之中

All these people who've lived in terror of you and your judgement?

所有这些人的祖先都奉献了自己 牺牲了自己 献身于你

All these people whose ancestors devoted themselves.Sacrificed themselves. To you.

你能听见他们唱歌吗

Can you hear them singing?

哦 你把自己当做神 可你不是神

Oh you like to think you're a God.But you're not a God.

你只不过是个被羡慕嫉妒恨侵蚀殆尽的寄生虫觊觎着他人的生命

You're just a parasite eaten out with jealousy and envy and longing for the lives of others.

你以它们为食 以充斥着爱与失去诞生与死亡 快乐与悲伤的记忆为食

You feed on them.On the memory of love and loss and birth and death and joy and sorrow.

所以

So...

来吧 来拿走我的吧 来拿走我的记忆

come on, then. Take mine.Take my memories.

但我希望你的胃口足够大 因为我活得很长 且所见不少

But I hope you've got a big appetite,Because I've lived a long life and I've seen a few things.

我从最后的时间大战中抽身离去

I walked away from the Last Great Time War.

我见证了时间领主的灭亡

I marked the passing of the TimeLords.

我目睹了宇宙诞生 也看惯了时间流尽

I saw the birth of the universe and I watched as time ran out,

一瞬又一瞬 直至所剩无物 没有时间 没有空间

moment by moment, until nothing remained.No time. No space.

唯有我

Just me.

我曾行走在那样的宇宙,其中的物理法则都出自一个疯子的构想

I've walked in universes where the laws of physics were devised by the mind of a madman.

我曾目睹宇宙冻结 造物焚毁

I've watched universes freeze and creations burn.

我曾目睹过你无法置信的事物

I've seen things you wouldn't believe.

我曾失去过你永远无法理解的东西

I've lost things you'll never understand.

我还知晓天机 知道永远不可泄露的秘密

And I know things. Secrets that must never be told.

知道永远不可提及的知识

Knowledge that must never be spoken.

那足以使寄生神明灼烧的知识

Knowledge that will make parasite gods blaze.

所以 来吧

So come on then!

来拿吧 都拿走啊宝贝儿

Take it! Take it all, baby!

拿走啊 你把它都拿走啊

Have it! You have it all!

PART TWO

还饿吗

Still hungry?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Well, I brought something for you.

这个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片树叶

This. The most important leaf in human history.

满载着故事 满载着历史 满载着未能实现的未来

It's full of stories, full of history.And full of a future that never got lived.

那些本应发生 却从未实现的日子

Days that should have been that never were.

由我继承了

Passed onto me.

这片树叶不仅仅是过去 它还是整个未曾发生的未来

This leaf isn't just the past,it's a whole future that never happened.

我们每度过一天都有千千万万个未曾活过的日子与我们擦肩而过

There are billions and millions of unlived days for every day we live.

一种无限可能 所有不曾到来的日子

An infinity. All the days that never came.

这些都属于我妈妈

And these are all my mum's.

那么 来吧

Well, come on then.

吃掉它

Eat up.

你吃饱了吗

Are you full?

我期望如此

I expect so

因为其中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对吧 在过去如何 与过去本该如何之间

because there's quite a difference, isn't there, between what was and what should have been?

历经沧桑是很多 但未曾经历的却有无限可能

There's an awful lot of one,but there's an infinity of the other.